此网站为郑州seo技术博客网站,欢迎加好友互相探讨!
当前位置:郑州SEO博客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700多万不到一个月全被爆仓归零 敌敌畏撒向徐明

09-15 新闻资讯

700多万不到一个月全被爆仓归零 敌敌畏撒向徐明星

李校长 2018-03-29 10:03:00 互联网

700多万不到一个月全被爆仓归零 敌敌畏撒向徐明星,徐明星 敌敌畏 okcoin 刘同 比特币 农药

(原标题:敌敌畏撒向徐明星)

“爆仓的时候觉得进了地狱,接触OKcoin的人,觉得又往地狱下了一层。”有人决定,要么扳倒这家公司,要么在开始的地方,海淀区群英科技园3号楼4层,结束生命。

作者| 李玲 编辑| 金赫

“你别动!你往后退!我要见徐明星,叫徐明星过来!”3月24日下午,我在OKcoin的门口,已经目睹两个人要自杀了。那时,杨勇情绪有些失控,他拿着一瓶敌敌畏冲过来,逼退蜂拥而来制止拍照的OKcoin负责人。数十分钟前,他为了证明这是农药,不是白开水,将挥发性的敌敌畏洒在自己周围。围在近处的大群人吓退了,OKcoin办公区的玻璃门前只剩下他。

杨勇拿着挥发性敌敌畏站在OKcoin办公区的玻璃门前。

半个小时,农药刺鼻的味道已经蔓延整个办公区。杨勇还是立在那,他此前高昂的头已经低下。他看到1米外的我,扶着头靠着花架,意识到可能中毒,于是开始咆哮:“工作人员呢,快过来打开门,让她进去!快!快点打开!”

冲突正在紧张地上演。 过去,房地产兴盛的时期,这种以农药对抗的方法,会出现在拆迁现场,现在,币圈3点钟群兴起,科技公司也开始面临农药。

过去的几年,庄家主导的币圈里,无数的财富故事起起伏伏,他们利用各种数字币平台收割韭菜,大量的金钱在这里进进出出,有人“监守自盗”,有人请君入彀,这里也成为暗箱操作的温床。

而杨勇要见的徐明星,是OKcoin的实控人,还是OKex的幕后老板。2013年上线的OKcoin,曾是中国交易量最大的虚拟数字币交易平台。而2014年上线,原本想主攻国际业务的OKex,因注册地在国外,成为监管后OKcoin业务转移的主阵地。

在这个最新版本的故事中,堵住OKcoin大门的人们,相当于进入了一间赌场。而根据指控,徐明星,既是“赌场”的主人,又是出“老千”的人。他当然否认这一点。但从未间断的数据造假、账户异常、机器操纵、定点爆仓等丑闻,指向了币圈流行的合约交易,这是一种类似期货的玩法。

700多万不到一个月全被爆仓归零 敌敌畏撒向徐明星

4名OKcoin的投资人来到OKcoin的办公地点楼下拉横幅。图片来源于网络

对于拿着农药的杨勇来说,这是他第二次过来了。在OKcoin和OKex上,他总计损失了超1100万元。他8个月的孩子过世,妻子提出离婚,公司岌岌可危。在第一次来的时候,他见到了徐明星。他说,那时徐明星对他说:“你带两瓶敌敌畏,我和你一人一瓶干了。”

这次,绝望的他带了敌敌畏赴约。

就在3个小时前,沈阳的刘同也差点在这里结束生命。我隔着4层楼,听到上面劝阻和拉扯的声音。喊声很尖锐,不久,要跳楼的刘同被带下来了。他穿着连帽衫、牛仔裤和棕色皮鞋,手提着鼓鼓的黑色书包。他低着头,厚重的眼镜后是失焦的眼睛,整个人看起来毫无生机。

在会议室等待OKcoin主管到来时,他对劝他想开点的人说,“现在寻死是为了以后能活,反正回去也是被债逼死。”他不停地在那间近10平米的会议室踱步。低着头,手插在腰间,不停的叹着气,看起来极为焦虑。“死了和进监狱,哪个好一些?”他问我。刚刚,他听到OKcoin的人跟他说徐明星不来的时候,冲向了窗户。

这些人因参与OKcoin和OKEx的合约交易,改变了原有的生活轨迹。“爆仓的时候觉得进了地狱,接触OKcoin的人,觉得又往地狱下了一层。”

杨勇带着眼镜,没有肉的脸上,颧骨突出明显。他拒绝任何人靠近。“我8个月的小孩也刚刚走了。”他的声音沙哑低沉,讲话的速度也放缓,眼眶微红。他的孩子得了肝硬化,他说他是想搏一下,给孩子筹钱治病,没想到深陷局中。

异常的情况早就被发现了。杨勇原本经营着一家公司,2017年5月份,他在上网时无意看到OKcoin的广告,当时比特币涨势很猛。但5月中旬,他首次买入就被爆仓,一个月的时间,他亏损超过300万元。

这300多万元中,有自己积蓄的100多万,剩下的近200万是向朋友借的。他将亏损的原因总结为“运气不够,资金不足”,他向家人保证再也不碰合约交易,债会慢慢还掉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郑州SEO博客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zglblog.cn/kjzx/973.html